40歲的我一切歸0.

很多時候大家都會覺得說
女人到了一定的年齡
那麼我們就會處於一個弱勢
然後我就會覺得
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
我們都有自己的一個個性
都有自己想完成的事情和夢想
那麼想做的話就一定要去做